加入收藏在线咨询联系我们
位置:主页 > 成功案例 >

汪洋慰问广西军区和驻桂部队官兵代表、武警广

作者:admin时间:2018-12-13 14:49浏览:
汪洋慰问广西军区和驻桂部队官兵代表、武警广西总队官兵代表并会见政法系统代表

初次听闻战斗体能3公里,是在一名优秀毕业学长的交流会上,学长把其称之为一项很“折腾”人的训练。当时不以为然,心想5公里已是家常便饭,拿下这短短3公里肯定不在话下。

来到学院,终于跟“大名远扬”的战斗体能3公里见面了,心中不免跃跃欲试。可当亲身经历之后,才发觉自己低估了“战斗”二字的威力。

第一次参加战斗体能训练,快速奔袭已经让我筋疲力尽,紧随而来的通过染毒地带,上演着另一幕体能与意志的较量。带上防毒面具后的第一秒,心里想的就是立马把面具摘掉,此时我需要充足的氧气来缓解前期奔袭带来的不适。

“假如身边真的是染毒地带,面具还能摘掉吗?”在渴望氧气与缺乏氧气的现实对峙中,始终有个声音在反复提醒自己不能放弃。此时,面具的收缩释放与我的呼吸同频共振,只有快速奔向下一个目标点才能解脱。

摘下面具,从未如此贪婪地呼吸空气,但“战斗”还在继续。在呼吸节奏、体能储备都已经明显“告急”之后,我得开始50米低姿匍匐。由于双腿已经乏力,蹬地时始终不能按照动作要领进行,效果甚微。原本最多1分钟就能完成的匍匐硬是花了2分36秒。

都说体能是战场的“入场券”,经过一番斗争坚持,我终于拿到了“入场券”,但能入场并不代表就能打赢。

在战斗体能训练中,分数、环数之间的较量无处不在,而最关键的还是最后的战斗射击。若是射击成绩不及格,前期的一切成绩都将被“一票否决”。趴在射击位置上,我大口喘息调整呼吸,慢慢预压扳机,心里想着等呼吸稍微平静一点再射击。“砰!”第一枪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击发了,此时手还在不由自主地发抖

原来总以为自己天生是射击的好手,拿“优秀”已经习以为常,我交上了“不及格”的答卷。

细细咀嚼这次战斗体能初体验,虽然败了但却津津有味。我喜欢上了这种像打仗一样训练的方式,因为今天留下的汗水,必将替代明天战场上流出的鲜血。

陈宇、茅欣鹏报道:深夜,一伙“恐怖分子”冲闯警卫目标,一辆运兵车风驰电掣抵达,侦察、突击等力量迅速展开行动。与以往不同的是,在2月下旬举行的这场反恐处突实兵实装演练中,完成任务的并非机动分队,而是执勤分队应急班。这是武警辽宁省总队着力加强执勤分队应急班建设、提高执勤分队应急处置能力的一个缩影。

该总队领导介绍说,近年来发生的不少暴恐案件,呈现突发性、随机性等特点,临时调动反恐处突机动力量前往处置,有时难免错失战机。而执勤分队数量多、分布广,更利于就近用兵,确保快速反应、快速处置。

总队按照平战一体要求,精选配齐人员、强化战斗编组、保持齐装满员,依托分队自主施训、基地专攻精训、突出夜战夜训,重点锤炼反爆炸、反劫持处置,让官兵练就遇爆能排、一枪毙敌的处突硬功。

兵贵神速,以快制胜。笔者在现场看到,官兵搭乘改装过的轻型车辆,如同踩上“风火轮”,侦察要素把实时感知图像传回车内,指挥员迅速定下决心。第一支队作训股股长刘贺介绍说,应急班配上轻型运兵车,不仅提升了兵力投送速度,而且人员定位、器材定点,实现了以车代库,搭建起平时能巡逻、关键时能处突、重大行动时能快速抽组的移动作战指挥平台。

电话:
联系人:
Q Q:
邮箱:
地址: